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触手淫兽暴姦小精灵

触手淫兽暴姦小精灵 - 触手淫兽暴姦小精灵


触手淫兽暴姦小精灵

在催情黏液的作用下,凡莉儿残存的理智早已被熊熊燃烧的情慾火焰烧得一乾二净,留下的只有依照本能对克罗埃索取更多的快乐。
凡莉儿用双手抓起腰际的触手,轻轻的在触手上一吻,温柔地含入口中吸吮着。

克罗埃用触手缓慢的滑过凡莉儿尖尖的长耳,宛若情人最温柔的爱抚。从未被人触碰过耳朵的凡莉儿怎幺受得了这样的爱抚,无可言喻的快感化为猛烈的电流贯穿过凡莉儿全身。在娇呼一声后,凡莉儿整个人失去了力量,彷彿全身都没有了骨头软软的倒在克罗埃上面,达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的轻度高潮。

但克罗埃怎幺会就这样轻易放过凡莉儿,从本体延伸出更多大小不一的触手,同时舔弄着胸部下体等敏感部位,弄得凡莉儿就像一具被克罗埃操控的傀儡。随着克罗埃的攻势,凡莉儿不断扭动赤裸的肉体,和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娇喘声。

克罗埃顺势将凡莉儿整个人压倒在施咒室冰冷的石壁上高高举起,在触手的固定下,凡莉儿的大腿被以M字型强制拉开,将早已洪水氾滥的私处完整的呈现在克罗埃前面。

克罗埃从本体中延伸出远远胜过之前任何一只触手的巨无霸触手,抵在凡莉儿的私处上不停徘徊摩擦着,或许是不想要凡莉儿有任何反抗,所以採取这样的姿势。凡莉儿在脚不着地的状况下,没有任何着力点可以用来反抗等一下即将发生的暴行。

凡莉儿虽然意识到自己等一下即将面对的事情,但是心中却没有丝毫恐惧,反而还有一点点期待的兴奋感。

克罗埃从另一只触手的末端延伸出两条分支,硬生生的将紧闭的门户撑开,露出了里面粉红色漂亮的嫩肉。巨无霸触手对準洞口,无视凡莉儿的感受,强硬地向内挺进。

对体型纤细的凡莉儿,巨无霸触手明显有过大的问题,随着触手不断推进撕裂太过狭隘的花径,甚至可以从凡莉儿隆起的小腹就可以清楚看见触手行经的位置。初经人事的凡莉儿怎幺受得了花径被硬生生撕裂的剧痛,原本还沈溺在慾海中意识立即被拉回现实中。
凡莉儿死命用双手抓住在私处不断挺进的巨无霸触手哀求说:「好痛,不要再动了,凡莉儿会死掉的。」
但是触手外附着的滑溜黏液让凡莉儿根本抓不住。

凡莉儿逃不了也无法作出抵抗,只能让触手随着凡莉儿的体重慢慢向深处探索,鲜红的处女之血沿着触手从受伤的私处滴落。
可幸克罗埃触手上的黏液除去催情和成瘾性的缺点不说,就是拥有强力止痛和瞬间再生伤口的最高级圣灵药,否则凡莉儿的小命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但黏液除了治疗伤口之外,也在凡莉儿大量的吸收下,开始改变跟强化凡莉儿身为妖精不堪挞伐的瘦弱体质。

「呼……呼……呼……」
费了一番工夫,触手才完全没入凡莉儿的花径中。凡莉儿早在不停抵抗的疲劳感和难以忍受的痛楚双重夹击下,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像条缺水金鱼张大口拼命的喘气。同时来自小腹那里的鼓实感涨得凡莉儿十分难受。

克罗埃从凡莉儿那里吸取处女之血和足够的淫水后,原本单调的触手开始变化,特异化出不同功能的异变触手。巨无霸触手开始在表面形成无数的疣状物并缓慢地抽动。
「不要!」凡莉儿虚弱的呼喊着,但是克罗埃完全没有理会凡莉儿的哀求。
或许是失去了全身的力量,凡莉儿可以经由花径清晰的感受到触手外表上每一个紧贴的疣状物的形状。
「不……不要……再动了……」

疣状物在每次的抽动中,都带给凡莉儿伤口再次撕裂的痛楚,和如浪潮般连续不停的极度快感。两种反差的感觉猛烈地冲击凡莉儿的大脑,几乎要将凡莉儿从中间一分为二,彷彿现在的一切都不再属于自己。

就在凡莉儿的意识几乎完全崩溃,要成为一个什幺都不会思考的肉人形的前一刻,克罗埃将一只纯白色的特异触手插入凡莉儿的口中。不同于之前的触手,它没有之前触手那层橡胶化的外皮,而且还异常柔软,还发出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在凡莉儿简单的几次吸吮后,它在凡莉儿的口中射出了满满的半固态的黏稠物质。凡莉儿没有丝毫抗拒全数吞入肚子中,半滴都没有浪费。这次的黏液跟凡莉儿之前吃下的黏液完全不同,它少了甘甜味,换来的是一抹淡淡的清凉不停在口中扩散开来。

就是这点清凉拉回了凡莉儿差点疯狂的意识,可能是刚才吃下不同黏液的效果,凡莉儿感受到原本消耗殆尽的体力,虽然缓慢但一点一滴十分确实的流回,所有的感觉像是装了扬声器被扩大了数倍,撕裂的痛楚彷彿被注入了麻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涨涨的纯粹快感。
其实刚才克罗埃给凡莉儿吃下的是它在体内浓缩百倍后的特殊黏液。它抑制了凡莉儿的痛觉神经,并且将快感神经的传导能力加强了数倍,相对的这种黏液的成瘾性也被为之提升。

在凡莉儿吃下浓缩原汁后,注定要成为一辈子都被克罗埃控制的肉奴。凡莉儿即使被人救了出去,肉体在得不到黏液的滋润时会发生强烈的排斥反应,那会激起凡莉儿无法控制的强烈慾念,最终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淫蕩女孩。

在失去痛觉后,凡莉儿随之高涨的贪婪慾火已经无法再忍受克罗埃缓慢的进攻。
「快一点嘛!」凡莉儿似在撒娇的对克罗埃说着。
凡莉儿似乎想要回报刚才的黏液之恩,轻轻抓起白色触手,用着羽毛般轻柔的动作来回搓揉着触手,并且伸出舌头从末端轻轻的掠过,像是吃着美食下而上反覆舔舐。
受到这种刺激,克罗埃满布在凡莉儿裸身上的触手分泌出大量无色的黏液,剧烈地活动起来,一下子就弄得凡莉儿全身都泛着一层闪亮的薄膜光泽,配合凡莉儿脸上天真的微笑,变成一幅诱人犯罪的淫蕩图画。

克罗埃在经过凡莉儿第一次的主动挑逗后,立即加快了巨无霸触手抽动的速度,彷彿每一下都要撞散凡莉儿全身的骨头般,狠狠的撞击在凡莉儿脆弱娇嫩的花心上。
凡莉儿在克罗埃的猛烈重击下没多久,凡莉儿的娇躯在不自主的轻微抽搐中就被送上第一次真正的高潮。
「啊!啊!」凡莉儿手中抓着两只触手忘情的叫着。

高潮就像龙捲风般席捲凡莉儿全身,瞬时就将凡莉儿完全淹没,猛烈得让凡莉儿完全喘不过气来,小脑袋完全无法思考,几乎被打成一团白色的浆糊。妖精的尖耳似在回应着快感不规则的连续跳动。凡莉儿脑中一片空白,只想要一直沈溺在现在无法言喻美妙的感觉中。

凡莉儿还来不及从高潮中回复过来,白色触手已经插入了凡莉儿的口中,不让凡莉儿尽情的呼喊出来。克罗埃同时加快了全部触手的动作,在凡莉儿渐趋急促的喘息中,凡莉儿觉得体内有种像火山无法控制的感觉即将爆发开来。
「啊!!!」在口中触手拔出的瞬间,凡莉儿忘神地引声尖叫。

同时克罗埃所有的触手对準凡莉儿激射出大量的白色黏液,将凡莉儿淹没在黏液之海中。
凡莉儿由于无法承受第一次高潮所带来的刺激,整个人像是被剪断线的木偶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这个时候,巨无霸触手才缓缓的从凡莉儿的花径中退出,没吸收完的处女之血和大量的白色黏液才从凡莉儿的体内如洩洪般的一洩而出,混杂在一起在冷冰的石质地板上留下一滩红白交错显眼的汙迹。等待凡莉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就会成为克罗埃最忠诚的奴隶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