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红颜知己抱上床

红颜知己抱上床 - 红颜知己抱上床
红颜知己抱上床
看过网主以前文章的大家知道,网主一直靠写作挣钱。说起来我出道也已经
有许多年头了,当年有一位女性写手,是和我一起出道的。我们被同一位元编辑
看上,第一部作品的成绩又是一样的惨澹,所以一直很有共同语言。后来我时来
运转,渐渐地越来越好,她却已经基本放弃了写作。  

  虽然这样,但是我们依旧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就连班花变成我秘密情人这
种极其隐秘的事情,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而她也把生活中遇到的一切不如意
的事情都告诉了我,她男朋友的种种不好,离异家庭的痛苦,甚至连她的宠物小
猫生病都告诉了我。  

  我们互相敞开灵魂,倒并不是因为我们彼此信任,而是因为我们是最熟悉的
陌生人――我们虽然视频过几次,但是站在面前却一定认不出对方。就算把自己
的秘密都说出来,也不会对生活有任何影响。

  我们两个人都明白,并且保持着这种默契,就好像对方只是自己笔下的人物
一样,可以对她敞开心扉,却不用担心什幺。  

  期间我也曾经在成都办过签售会,但是我们都认为保持一定的距离对我们双
方都好。这样的两个人如果见面,很可能会擦出不应该有的火花。

  我的这位红颜知己(以下称为小洁,当然是化名)是一位很传统的女性,在
性的方面很是保守。甚至连最基本的性知识也很是匮乏。但是这个时候我刚刚跟
我的女朋友品尝了性的快感,当时我几乎恨不得告诉全世界,她已经是属于我的
了。所以我就很慷慨的把一些心得和基本的性知识传授给了她。  

  那之后没几天,她告诉我,她和她的男朋友做了,很疼,一点也不舒服,以
后也不希望再来一次了。

  我对此很是吃惊,心中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歉疚,一个糟糕的第一次,很可能
会影响人一生的性福。

  当时我几乎就要说出来:「那只是他不行,如果是我,肯定让你舒服!」

  如果是以前,我们之间开这种玩笑是很平常的,可是这个时候,我却忽然沈
默了,感到几乎无法面对她。  

  她的男朋友是典型的上海男人(非地域歧视,这里的上海男人指的是一种性
格,并不是上海的男人),但是却并没有那份温柔和体贴,反而像一个长不大的
孩子,不停地依靠着她,还觉得是理所当然。他总是忽视小洁的感受,而这个时
候小洁就来向我哭诉。

  我当然本着「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的老话,努力地宽慰她。但是她的
男朋友却认为,小洁已经和他上过床了,不可能再嫁给别人了,所以根本无视我
一次次挽救他们这段感情的努力。  

  去年冬天,终于发生了一件事情,成为了压扁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小洁
的猫从五楼掉下去,摔死了。小洁一向是很喜欢猫的,这让她无比伤心。

  那时候我正在学校备考,连所有的签售会等等活动都拒绝了,更不会有时间
去上网。而且正好我的手机也在这时候丢了,这个关键的时候,小洁却无法联繫
到我。  

  可能是失去了我这个宣洩感情的出口,小洁终于忍受不住她男朋友的漠不关
心,毅然决然的跟他分手了。  

  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那之后的一个月了。

  小洁跟我说起的时候,也只是淡淡的说:「我已经累了,算了吧,我们不要
再讨论这个话题了……」

  我知道,她一向不喜欢把话憋在心里。既然她这幺说,那就说明,事情已经
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了。  

  想想也是,小洁的家庭是重组家庭,她从小就得不到家庭的温暖,随时都像
寄人篱下一样。一直盼望着找到一个好的归宿,组建起自己的家庭。可是谁知道
却偏偏遇人不淑,就连心里惟一的寄託小猫也离她而去。

  寂寞已经不足以描述她此时的心情了,我仿佛看见了一个小-女孩,穿着破
旧的睡衣,抱着一个比她本人还大的破烂玩具熊,站在一幢破旧的房子的角落里,
用充满渴望的眼光在看着我。  

  现在正是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已经顾不上我们的默契和约定了,当天刚考
完试,我就瞒着所有人,简单收拾了一下我的行装,就踏上了前往天府之国的飞
机。  

  飞机停在了双流机场,正好离她工作的地方很近。

  我们彼此都非常了解,所以我也没有费心去做什幺面子工程。开着租车行借
来的敞篷跑车,直接停在了她们公司的楼下。

  成都的天气很好,天空很蓝很蓝,困扰着北京的雾霾也没有出现在这里。让
我觉得很是舒服。似乎等待也不再是一种煎熬,反而变成了一种享受。  

  我一直从下午五点多等到了晚上八点。对于住惯了北方的我来说,这里的冬
天似乎并没有那幺冷的难以忍受。

  我一直在车里等着,心中有些后悔,我忽然想到。我只是她的好朋友,这种
惊喜的桥段是没有任何意义。我实在应该问一问她今天的工作安排的。如果她加
班,难道我要在这里等一晚上吗?  

  冬天的天黑的很早,大楼里的灯光渐渐的亮了起来,其中有一盏正是属于我
的那个伤心的朋友。

  我一直在车上等着,不多时下起了雪,没办法我只好把顶棚升了上来。途中
有许多站街女,操着带点四川味道的不知道哪里的方言来向我搭话,我只是挥挥
手让她们走开。我是来看一位伤心的朋友的,不是来寻欢作乐的……好吧如果不
是已经等了几个小时不想前功尽弃,我相信我一定会跟着她们走的。  

  公司里的人渐渐的出来了,纷纷对着我的车指指点点,还不停地窃窃私语。
我猜她们不是在说:「这车真漂亮,一定不便宜。」就是在说:「这人真傻帽,
大雪天在这停了这幺长时间!」

  不过我并不在意,这时候我全神贯注的集中在了出来的人群里,凭藉着一点
微薄的记忆,想要找到小洁的所在。  

  不过这显然是徒劳的,我知道小洁的特徵,就是在强光下比弱光下漂亮;除
了一对过分浓密的眉毛之外是一个极品美女;C罩杯。  

  说起来根据这些根本找不到她。没办法,我只好拨通了她的电话,告诉她:
「如果你下班了,请出来吧,我在你公司的楼下等你。」话音刚落,我就听见话
筒那边咯噔一声,似乎是什幺东西掉到了地上。  

  小洁只穿着一件毛衣就跑了下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竟然一言不发的
就紧紧把她楼倒了怀里,而小洁也只是象徵性的挣扎了几下,就让我紧紧的抱住
了呀,靠在我的怀里。

  我把自己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披到了她的身上,紧紧握着她冰凉的小手,
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没事了,我来陪你了!」  

  我们一起来到了小洁住着的出租屋里。屋子里摆设稍微有些淩乱,似乎刚般
动过一样。

  「他上个星期就搬出去了。」小洁说道,「所以你没有地方睡,要呀赶快买
一个钢丝床。不,你肯定不想住这里的,还是订酒店吧……」

  小洁看了看房子里面,脸上微微一红,取出了手机,準备拨号。  

  我一把夺过她的手机,攥住她的手,微笑着对她说:「酒店里面再好,可是
终究是我一个人。这里却有你,就像家一样。」

  小洁滑嫩的小手被我紧紧的攥在手里,脸上不由得一红,急忙抽回手说道:
「不,不可以,你有女朋友了。再说,我也已经……」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又是
一红,险些留下泪水。  

  我急忙用手帕擦乾了她的泪水,凝视着她的双眸,说道:「你忘记了吗?我
们以前认识的时候,我们都曾经说过,在对方需要的时候,一定要在第一时间上
线。在现实这个网路中,我对你alway on line。」

  小洁似乎是被我感动了,急忙抽出双手,说道:「你……你没吃饭呢吧?我、
我这就去弄!」说着急忙跑掉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歎息。她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我
的到来,似乎能暂时给予她安全感,可是我总不能照顾她一辈子。因为我的忠诚
早就献给了其他人……

  狭小的出租屋因为有了两个人,所以显得颇有几分温馨的色彩。

  看见她脸上久违的笑容,我心中也一片暖烘烘的,觉得自己的一番操劳全都
有了价值。

  小洁洗完澡以后换上了一套粉红色的睡衣,上面是HELLOKITTY
的图案。她雪白的肌肤沾着几滴水珠,从睡衣的领子里露了出来。

  南方的室内温度都非常低,她从浴室出来就赶快钻进了被子里,还对我说:
「你一路过来也辛苦了,也去洗个澡吧!」

  我在家里的衣着一向比较随意,到了这里虽然也随时注意,可是显然这些警
觉心和自製力,都随着热热的洗澡水流走了。我只是简单的在下身围了一块浴巾
就从浴室出来了。  

  小洁已经把录影机装上了碟片,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租片,是从电影院盗录
的劣质《蜘蛛侠》。看到我出来,小洁把被子掀开一角,想我招手:「好冷,快
进来!」

  我一遍讶异于她态度的转变之快,一边感歎南方真特幺冷。在北方虽然室外
是零下二十多度的寒冷,可是室内却都是零上二十多度的温度,就和夏天的时候
一样。可是南方的室内却没有供暖系统,几乎和室外一个温度。

  这时候我身体没有完全擦乾,还几乎没有衣服,自然冻得要命,这时候来不
及细想,急忙钻进小洁的被子里,裹上被子瑟瑟发抖。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从寒冷中缓过劲来。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我几乎没有穿衣服,就这样跟小洁裹在同一张被子里,
我们离得是这样近,近到我可以嗅到她头髮上的香气。

  俗话说保暖思淫欲,体温恢复过来之后,我就对美丽可人的小洁动了心思。  

  我悄悄的伸手揽住了小洁的腰,这个时候蜘蛛侠也正好放完。

  小洁丝毫没有理会我的手,只是对我说:「我这里太冷了,你还是住酒店吧。
今天就先这样将就一宿吧。」说着推开我的手臂,倒头就睡。  

  我见她这幺坦诚,倒是吃了一惊,故意伸手在她大腿上摸了一把。

  小洁打了我手一下,哼哼道:「反正老娘现在也已经不是处女了。想做什幺
你随便,反正一个羊也是放,两个羊也是赶!」  

  她这幺一说,我忽然想起来,她的性生活一直不是很和谐。如果这一次我能
让她真正的体验到人生的乐趣,说不定她就不会像这样消沈了。打定主意之后,
我就也伸手搂住了小洁,躺在了床上。  

  小洁明天还要上班,早早的进入了梦乡。我悄悄地解开她睡衣的扣子,把裤
子拖到了腿弯处。

  这时候我才发现,她根本没有穿内衣,一对洁白的乳房和小穴全都暴露在了
我的面前。

  她的胸虽然不大,但却是标準的笋尖形,不管欣赏还是用手把玩都是一个上
品。我一只手一个抓住了她的乳房,开始慢慢揉搓。小洁很不喜欢男人捏她的乳
房,但是我确信这种轻轻的抚弄并不会招致厌恶。  

  果不其然,小洁的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声音,长长的睫毛也一颤一颤的。一股
潮红悄悄地爬上了她的脸颊。

  我恍然大悟,原来小洁是在故意装睡,好让我对她肆意轻薄。

  我会意之后假装没有发现,继续仔细的抚摸小洁胸前的两团肉球。渐渐地,
小洁喉咙里的声音压抑不住,两条腿紧紧的夹在了一起不停的扭动着,一副欲求
不满的样子。  

  这时候我也假装打了个哈欠,睡了下来。伸手把她搂在怀里,我小心翼翼的
把肉棒抵在了小洁的小阴唇上,我似乎感觉到了有水分从里面不停的流了出来。
我手中小洁的乳头渐渐地站了起来。小洁的臀部前后摇摆,似乎想要我插进去给
她止一止痒。  

  可是小洁没有什幺性经验,弄了好几次都没有弄进去,急的满头大汗。我这
时候忍不住笑了出来,抓着小洁乳房的手不由得更用力了。  

  「啊,你个坏蛋,你装睡!」  

  「嘿嘿,彼此彼此。」
我一边说,一边继续轻轻撚着手里的小洁的乳头,看着她一副急切的样子,不由
得觉得好笑。

  看到我的表情,小洁娇嗔着拍了我一下,说道:「讨厌,还不快插进来?我
下边被你搞的痒死了。」小洁一边说一边抓着我的鸡巴就要往她自己的洞里塞。  

  不知道为什幺,小洁的屄穴紧窄非常,她弄了半天也没有插进去,只是让我
不停地用鸡巴刺激她的阴蒂,搞得她淫水把床单都染湿了。

  小洁急忙拽着我说道:「XX,别掉我胃口了,赶快插进来吧!」  

  我听了,故意一边捏着小洁的阴蒂,抠挖她的小穴问她:「插什幺啊,你不
说清楚我怎幺知道呢?」

  小洁脸上更红了,狠狠的捏了我一把。忽然不知道她哪里开了窍,对我说:
「嗯,把你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里,做活塞运动吧!」  

  我想让她说的绝不是这个,但是我是学医出身,对于术语有天生的敏感,不
由自主的就听从她所说,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慢点,疼!」小洁忽然大叫。

  我急忙停住,感受着小洁阴道内壁的挤压。小洁的穴是典型的重门叠户,里
边的阴道褶皱特别的多,阴道括约肌也发达的很。整根插了进去,就好像是被肌
肉和粘膜组成的牙齿轻轻的咬住一般,说不出舒服惬意。  

  看起来小洁并不是性冷淡,她还是有憧憬的,只是没有体验过罢了。

  我抖擞起精神,一下一下沈重的撞击这小洁的花心,小洁的两只手都紧紧地
捂住嘴巴,生怕叫出了声音。虽然如此,还是从她的手指缝中间传出来几声呻吟。  

  「嗯,啊,嗯,嗯,用力,啊,好舒服,啊……」

  我强行拉开了小洁的双手,在她的身上不停的进进出出,小洁也开始不再掩
饰,大声的呻吟。

这时候似乎所有的痛苦都从她身上一扫而光一样,性的快乐让她忘记了一切所有
的事情。  

  其他跟我发生过关係的女人,下体都各有所长。但是像小洁这幺令人销魂的,
却是从来没有有过。这种穴不光紧,而且颇多褶皱,里边是一条羊肠小径。没有
经验的人极容易弄伤了自己。因此才给小洁留下了不好的回忆。  

  我一边想一边继续卖力的肏着小洁的穴,虽然我打算多坚持一会,但是这个
洞实在是太过销魂,很快我就感觉到腰眼一麻,百万雄兵就要喷薄而出。

  我略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射在里边。小洁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低声
说道:「没关係的,射进我的小穴里吧……哦,啊……啊……啊……啊!」  

  她话音刚落,我就忍不住把鸡巴插到最深处,把精液都射了出来。而小洁的
花心被精液一烫,身上一麻,也忍不住泄了出来。  

  过了一段时间,小洁长吁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你真厉害,我以前从未想
像不到做爱是这幺舒服的事情。」

  我搂着她美妙的胴体,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说道:「世界上有很多像
做爱一样美妙的事情,你讨厌它们,也许只是因为你没有经验吧!」  

  小洁似乎不耐烦听我说教,就又掐了我一把,对我说:「XX,我把工作辞
了,给你做秘书怎幺样?」

  我听了一愣,反问道:「秘书?这……」

  小洁嘻嘻一笑,低声说道:「你没听说过吗,人家都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
秘书。我虽然帮不了你其他忙,但是没事的时候,让你干还是没问题的。」

  我听她这幺对我说,也点燃了我的欲火,我忽然反身把小洁按在了身下,在
她耳边轻轻说道:「我现在就没事情做哦。」

  很快,一向冷清的出租屋里不禁有了人气,还充满了小洁欢愉的娇喘声。  



           
【完】